小维维安Viv

1.我觉得,才华不一定非要得到施展。能把它拿来体味自己的生活就足够了。“可惜”这种情感,就留给别人吧。

2.一个人可以同时兼顾到喜欢不同层次的不同特点的很多东西,这是肯定的。很多东西无法比较,其中一者在事实上就是比另一者要相差甚远,比如再优秀的一部日漫都敌不过一部经过岁月洗涤的好书,但喜爱可以是平等的。问题只是在于该如何各取所需。

3.当代优秀的作品层出不穷,但鲜少能给我以真正的信念上的支持,让我感动却总觉得缺少力量,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太矫揉,可无论怎么看都不禁有所遗憾。

4.喜欢的东西,是一件都不能丢开手的,绝对不能。所以永远都不要有“暂时为了......而去丢开......”之类的想法。都是借口。...

——《麦琪的礼物》

——【我们知道,麦琪是三位智慧贤人——他们给马槽中降世的婴儿带来了礼物,他们发明了圣诞礼物这档事儿。作为智者,他们的礼物无疑很明智,说不定经过复制量产之后还能流通交易。在这儿,我给大家讲了一个平凡的小故事,主人公是两个蜗居在小公寓里的傻孩子,特别不明智地为彼此牺牲掉了家里最宝贵的财产。可我最后要对现今的聪明人说,在所有送礼物的人之中,这两位是最为聪明的。在所有交换礼物的人之中,他们也是最聪明的。无论在何处,他们都是最聪明的。他们俩就是麦琪。】

——第一次接触到这篇小说还是在一位太太的同人文里,那篇文章里除去麦琪的礼物以外还提到了泰坦尼克号。二者都是出于爱的选择,可如果从完全理性...



彼得·梅尔  《有关品味》


摘录:

——鱼子酱,你日子过得好时可以吃,日子过得坏时也可以吃;你凯旋时是一种犒赏,大难临头是一种慰藉。在你赚到第一个百万的那一天,品起鱼子酱来一定美妙之至;而在破产前夕享此美味,则是最后展示一种不服输的姿态,滋味也许更胜一筹呢;还有,爱情之花初绽时可以吃;爱情之花凋零时,也可以吃。吃鱼子酱不愁找不到借口。

——Chapter 6


——我举起酒杯迎向灯光,端详细小的泡沫由杯底升腾时的私语。不管岁月用了些什么手法,都不曾制服这些泡沫。不过,时光倒是为这美酒添加了一缕幽淡的烤面包的香气。这是真正年份的香槟美酒才会散发出来...

   


插图:梵高于普罗旺斯的阿尔小城创作的《播种者》


 彼得·梅尔《重返普罗旺斯》


摘录:

——这类告示在法国必不可少,是因为法国人有“随处方便”的习惯,任何时候有内急,都会立即释放,根本不管彼时身处何地。在城里,僻静的角落数不胜数;在乡间,旷野千里,随处可见的灌木丛都是隐蔽的方便之处。但据我亲眼所见法国人对“作恶地点”的选择,他们才懒得关心是否隐蔽呢。他们有时立在岩石上,身影反衬着天幕,仿如遇困的牡鹿;有时近在路边,你还得转身离开,以免打断他们的好事。他做着这等相应身体召唤的平常事儿,没有丝毫的窘迫之感;...

任何一种形式的创作,最需要的是无愧对于自己,无愧对于生活。

天唱魔音:

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——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;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。

前者,实力不需炒作;后者,前进不需掌声。



“唔哇啊啊啊啊啊!!你们是刚从凶案现场过来的吗????”即使心里有所准备,看到这样的场景时还是忍不住大叫出声。


“算是吧。”金发的高个子轻车熟路地摸进医疗室,把怀里的家伙轻轻放在病床上,“可能肋骨断了几根。”


“除你之外能让他这么棘手的家伙也真是少见。明明是几乎没有弱点的人——”身着白大褂、刚以突破自己医疗记录的速度完成一场小手术的密医,迅速切换好状态,准备下一场艰巨得多的治疗,“算了,他的事情我也管不着。交给我吧。”


静雄点了点头,走出房门,来到客厅。赛尔提似乎不在家,自己便一个...

OOC致歉!

本来以为1~2W就可以完结的,一不小心就......破了4W

其余的废话留在最后说吧




被跟踪了。


 发现这一事实并不困难,至少对于折原临也来说。像自己这样整日游走于黑白两道边缘、惯于顶风作案的人,隔三差五地被仇家追杀不算罕见。可他向来对于自己、对于人类有充足的把握和自信,在头脑里仔细地排插了一遍一年来自己的交往记录,他都搜寻不出被找上门的理由,也就是对方跟踪的动机。他从未刻意隐瞒过自己的真实信息,因此大多数被自己耍弄过的对象都会很快地找上门来,也许不乏有深仇大恨乃至于要观测布局多年的家伙,可这样的人...

发个旧物集子。存一存。

之前被Lof吃掉了排版,差点都没发现。

小基佬的小情调加点明矾沉降一下滤出的产物......大概有些过于黏稠?

文字日常累赘系风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抓住床沿的木头护栏,几年来它一直被频繁地摩擦,像今天晚上这样,毛犀的表皮最后一次刮过掌心。在深冬的夜里他赤着足从上铺谨慎地爬下床梯,还只穿一件白色的薄衬衫和中裤,嘴里叼着一只手电筒,光朝着与下铺相反的方向散出昏黄的椭圆,墙壁上不规则的黑色线条是他额前的刘海。

绵软的被子里,还沉浸在由烤肉聚会残余的香气构筑出的梦里的毛团,完全没有预料到第二天早上他将对着空床铺呆坐整整一上午,喷出的吐息在静得过分的夜里被一个不留地收进那个罪...

1 / 3

小维维安Viv

我夜坐听风,昼眠听雨,悟月如何缺,天如何老。

© 小维维安Viv | Powered by LOFTER